xio

他们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礁石之间发呆。

jojo的美丽立牌

🤣🤣🤣又画了颜色奇奇怪怪的图,我反省

蓝环章鱼

Hapalochleana属在1929年被Guy CoburnRobson命名,同时定义了以下三种蓝环章鱼:


Greater Blue-ringed Octopus:Southern Blue-ringed Octopus:Blue-lined Octpous:它们是已知海洋物种中最毒的物种之一,但也是最美丽的物种之一。尽管他们体型很小并且性情温顺,但是一旦让它感到威胁,它还是对人类会造成很大的伤害。


他们身长大约12-20CM左右。


当它们感到威胁的时候有时会放出烟雾来掩护,也有可能会闪烁自己的50-60个环状花纹来恐吓对手。


它们一般以甲壳类动物为食,如螃蟹及小虾。它们会噬咬攻击目标,也会噬咬对自己有威胁的东西。


它们与其他章鱼很好区分,因为他们有特有的蓝黑相间的换装花纹和淡黄色的皮肤。


当它们感觉自己遇到威胁时,会变换自己的肤色来进行隐蔽,或立刻把自己变成亮黄色,并使身上的蓝环或蓝色条纹闪烁。


他们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礁石之间发呆。


这边也发一下吧w是蓝环章鱼形态的老板!

摸个甜饼治愈自己😌

上课摸鱼,乱七八糟

多米尼克

⚠️六部全员性转

🔻精神病院背景,有对美恐第二季疯人院拙劣的模仿

🔻ooc天雷,徐伦🚹视角第一人称

🔻单纯写着玩的,希望大家不喷









吃药时间到。


从分发药片的老女人肥短的手指间接过小杯子,一口吞下,张开嘴给她看自己的舌头下面,然后拖着脚步回到休息室的破烂沙发上。旁边的男人对着自己的鹦鹉标本咯咯笑,同时不怀好意地打量着我。




『Dominique, nique, nique s'en allait tout simplement, 


多米尼克,尼克,尼克简单地走着。』




你笑个屁,疯子。我这么想着,但是没有说出来,说了也毫无意义,可不就是疯子嘛。留声机里放着莫名其妙的欢快曲调,我用手拽着自己的头发,眼睛死死盯着污浊的玻璃窗外苍白的天空,这里的冬天糟透了,冷的像他妈巫婆的奶头。所有的东西都永远是灰色的,惨淡的,都和记忆里的我妈一样摆着面无表情的脸。


FF在我脚边的地毯上看一本书,同时用非常响的声音吸溜一杯茶,这里的茶味道像茶味洁厕灵,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他喝的这么开心。旁边的艾梅斯和我一起听他喝茶,越听眉头越紧,最终忍无可忍的给了他一脚,茶水洒了。


有好戏看了,我幸灾乐祸。这地方也就能看看自己朋友们打架了,FF趴在地上吸溜了一圈,然后蹦起来拽紧了艾梅斯的脏辫,两个人滚成一团,拳脚你来我往,旁边的人开始起哄。




『Il ne parle que du bon dieu, 


他只讨论上帝,


Il ne parle que du bon dieu, 


他只讨论上帝。 』




“怎么回事?”


哦嚯,完蛋。这个声音随着皮鞋踏在地板上的哒哒声响起来,大家立马回到原位,而我的朋友们也停下了动作,他们现在看起来像一对用扭曲姿势拥抱的基佬。只有音乐还在空气里回荡,失真的声音像廉价的彩纸屑飘洒着。


“我们在……闹着玩……?”FF乖巧的把拳头收回来捧住艾梅斯的脸亲了他一口,艾梅斯看起来更想打人了。


“希望你们不要让我把你们关进禁闭室,先生们。而且看起来你们需要被采取一些措施。”她招招手,身后几个五大三粗的“医护人员”按住他们两个不顾愤怒的挣扎和抗议一人来了一针,两个人滑落到地上。


他妈的上帝保佑你,我阴沉的盯着她慢慢站了起来,这虚伪的神棍,真想给她一拳。银发褐肤的修女似乎感觉到了我的视线,转过头来。


她的眼睛总让我想起冷血动物,黑色的眼睛,闪着狂热的光。颜色太深,看不清瞳孔,就像吞噬一切的宇宙般的真空与黑暗。面对我时她似乎总有格外尖锐的恶意,虽然我也对她充满愤怒就是了。


有人在一边拉拉我的手,扭头瞧,是安娜苏。“别瞪啦。”她悄悄说。我撇撇嘴,拿开她的手,然后坐下了。


“很好,” 修女愉快的微笑着,“愿上帝保佑你们,我的朋友们。”她身后的FF虽然躺在地上四肢无力,还是悄悄做了个呕吐的表情。


等到她带着保镖们离开,休息室里气氛才稍微活跃起来,安娜苏开心的告诉我今天修女要去接见某位重要的人,厨房里的总管不在,一直帮忙的她成了掌控食物的人。


“所以呢?”


“跟我来就知道了。”




当她捧出一整个巧克力蛋糕的时候我仿佛突然看见了圣光。


“我要爱上你了。”


把脸红心跳的姑娘放在一边,舌尖上甜美微苦的可可味道让我愉快的眯起眼睛。啊……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,这是我的最后一餐倒也不错。




“哼,这幅愚蠢的甜食爱好者的痴态倒是很像。”


操。安娜苏蹦了起来,我吓的差点打翻盘子,嘴里的蛋糕还来不及下咽,脸颊鼓鼓的转过身去,对上一双猩红色的眼睛。

Sic Transit Gloria Mundi


一个奇幻架空脑洞,还没有画完其他人,先把茸的设定放上来w


茸是类似死神的魔法师,能够根据手中的沙漏判定生物剩余的生命;想要给予生命可以将沙漏倒转,夺取生命就用镰刀割断灵魂与身体间的联系。




(感觉这么看还挺无聊的🤣感谢你的观看,如果雷到你很抱歉)